吸血女王:宝贝来咬我呀_第164章:被逼当第三者?_免费小说阅读_末日领主(轻云淡)

第164章:被逼当第三者?

不道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( )伊斯里福德的名声,不仅在吸血鬼届十分出名,在人间,也十分的出名。

他除了是北美一代的吸血鬼地下商城的商王之外,同时也是北美最大的航空集团董事长。年纪约莫三十五六,至今还没有婚配,只有一位地下情妇。名义上有个婚约者,可他的婚姻却一直拖到今天都没有成事。这些消息,不需要袁筱刻意调查,光是新闻报章杂志,就有提过无数次。

独具y国绅士风度,成熟又富有庞大家财,一身贵族气息的伊斯里福德,荣登世界级梦幻丈夫榜首人物。

伊斯里福德作为人类,却能在吸血鬼届站住脚跟,也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和能耐。

伊斯里福德收到吸血鬼要见他的请求,他无所谓的把他们搁在边上,懒得搭理,想着,他们等不到他接见,应该会识趣离开的吧。他还得忙着应付其他公事呢!哪有时间应付那些琐碎的事?

没想到一个半小时以后,伊斯里福德收到属下来报,说他好几十个吸血鬼地下商城的据点被人给端了。

闯他据点的,都是吸血鬼猎人,而且不是一个猎人,是一群!

伊斯里福德就想,他才刚刚怠慢了个人,报应马上就来了?

估计,他的吸血鬼地下商城被人端了,和那个接见他的人,有关吧?

伊斯里福德当下决定乐意接见他们,可他等了老半天都不见他们过来,于是亲自打电话问了守卫员。

没想到守卫员回复他说,那车里的大小姐,在睡觉,没工夫见他。

一听这句话,伊斯里福德当下可以肯定,车里那位大小姐,就是端了他几十个商城的幕后操控者!

这位大小姐是什么人?竟然还和一群吸血鬼猎人扯上关系?

当机立断,伊斯里福德放下笔,换好衣服,出门去接他们进来。

出了大门口,那守卫员赶紧跑到伊斯里福德身边回复,“先生,他们还在车里呢!一步都没离开过!”

伊斯里福德嗯了声,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

守卫员捏了把冷汗,心头依然慌慌的。

虽然现在,伊斯里福德先生还没有怪罪他,可是等会儿,那位大小姐在先生耳边乱嚼舌根,那他就真的完了。

伊斯里福德往车旁轻轻一站,一位保镖,走前三步,伸出手背,轻敲车门。

车门打开了,里面走出来一名少女。

副驾驶位上,走出来一名成年男子。

众多保镖都把目光投向那位成年男子,独独伊斯里福德,把目光投给那位少女。

当襄思麟和袁筱站在伊斯里福德面前时,伊斯里福德伸出手掌,递到袁筱面前。

袁筱伸手和他轻轻一握,表示友好。

边上众多保镖,全傻傻眨眼。搞了半天,这位少女才是主角?

伊斯里福德说,“小姐,屋内已经泡好了香茶,不介意的话,咱们进屋慢慢谈。”

“谢谢福德先生款待。”袁筱客客气气微笑着,跟着他们进了大宅。

一边进屋,伊斯里福德一边打量身旁的女娃,猜测她的年龄。

吸血鬼们的年纪,到了二十五岁以后,就不会再变老了,一直维持二十五岁最具青春靓丽的年纪。只是这只吸血鬼,看上去太过稚嫩了,估摸连二十岁都还不到吧。

二十岁的吸血鬼,对于吸血鬼们来说,只是只刚刚脱离哺乳期的小奶娃。二十岁都还没满,她的异能根本没有成熟到驾轻就熟的地步。

这样一个小奶娃,竟然能走到他伊斯里福德身边,真是不可思议。

伊斯里福德把袁筱和襄思麟带进屋后,伊斯里福德就吩咐管家,把襄思麟带去会客室享用甜品,而袁筱则被伊斯里福德带去楼上书房密谈。

名贵红茶,配上精致甜点,赌局y国人下午茶风味。

袁筱甜滋滋的品着糕点,美味的忍不住眯眼享受。她最喜欢就是香茶配蛋糕的味道,这次她吃了福德先生府邸的下午茶,以后她拿什么东西来代替这绝世美味?果然人还是不能尝鲜,尝了鲜,这嘴巴就变刁了。

放下茶盏,轻抹唇畔,袁筱抬头,看着伊斯里福德,问,“福德先生身为人类,竟然能和五百高龄的吸血鬼长老齐名,福德先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”

伊斯里福德微笑,说,“哪里!倒是阁下更加让我大开眼界。小小年纪,竟然和一群吸血鬼猎人结盟。”伊斯里福德扯开笑容轻问,“我不得不怀疑,你是不是狼族派进吸血鬼家族的卧底?”

袁筱轻笑说,“哪有,福德先生您放心,我可是铁铮铮的吸血鬼。一心一意为血族着想的后生。”

“后生?那还真是后生可畏。”伊斯里福德后背往椅子背上轻轻一靠,之前温和的模样换成了犀利的审视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侵略气息。“呐,先说说吧,你端了我这么多商城,你还打算怎么和我谈生意?”

伊斯里福德果真是个精明能干的商人,一眼就看出袁筱的来意。

要求见他,不卑不亢,手里还握有一定王牌,自然不会是过来求他办事,而是把自己放在和他同样的点,谈判。

他已经没耐心再和她寒暄下去了。

袁筱又享受着香茶的美味,一点也不捉急。

当她再次放下茶杯的时候,她表情一变,那淡然的微笑中,也带了丝丝侵略的味道,“福德先生的事业,垄断整个北美届,其中名下有关吸血鬼的产业链,涉及黑血贩卖,提供x服务,以及出售宠物吸血蝙蝠。”

伊斯里福德轻蔑一笑,不回答。

袁筱顿默片刻后,说,“除了这三样之外,我能否猜,你还给吸血鬼提供吸血鬼猎人药粉的解药?或是,帮吸血鬼铲除特定吸血鬼猎人?有吗?”

袁筱这轻声一问,伊斯里福德那轻蔑的笑容,顿时收拢。

不错!袁筱猜测的那两类生意,他也都有涉及。只不过,这些生意,他关照过,只接熟客。而且代价,绝对是不菲的。

就好比,他要是看中某个博物馆里的成列品,却无法通过正规渠道拍卖到自己口袋里,那他就急需吸血鬼们异能。虽说他身边也有不少吸血鬼当他的保镖,可是他的保镖们,他都宝贝的不得了,不能让他们冒一丝丝的风险,他们还要继续留在他身边为他保驾护航。

如果不是有这两项独特生意,想他一名人类,何以能在吸血鬼届立足?

作为被吸血鬼压制的人类,要想出人头地,自然是靠了狼族牺牲的功劳。这丫头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猜到这些,不简单啊。

伊斯里福德深吸一口气,轻笑说,“这个消息,你多问问,自然会有消息来源,何必亲自跑到我这里来,求我口头确认?”

一句话,他承认了!他的确涉及了这两项产业链。

很好,袁筱抱着双臂,微微昂头说,“那这样的话,我可得告诉你。从今往后,吸血鬼猎人捕杀吸血鬼,不会再用药粉了。你的解药生意,将会断裂。”

一听这话,伊斯里福德震惊了,“你说什么?吸血鬼猎人不用药粉捕杀吸血鬼?”

“是的,狼族已经得到了他们失传多年的狼族咒术,从今往后,他们会把咒术发扬光大,只要他们把咒术发扬光大,那么他们的药粉,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。”

“不可能!你!你是哪里得来的消息?”

袁筱笑眯眯的,把小腿一翘,换个唯美的坐姿,乐滋滋的摊摊小掌心说,“因为狼族失传多年的咒术秘籍,是我亲手送给狼族的!”

“……”吐血了!伊斯里福德无语到只能干瞪眼的地步,“我没听错吧?你身为吸血鬼,竟然把狼族秘籍送回狼族?你这么做,不就是在壮大敌人势力,灭自己族人威风吗?”

这世上,哪有这么蠢的吸血鬼?

伊斯里福德用力稳住那浮躁的心神,经过以上的对话,他可以确定,他眼前这个小女娃,不能只看她年纪而忽视她轻蔑她,这个女娃身上流着的,绝对是王族级别的血液,她脑子里装着的,也绝对是史诗级的智商。

袁筱懒得回伊斯里福德的话,她自顾自往下说,“至于您为血族提供反猎杀吸血鬼猎人这项生意,时过不久,这条产业链也会被掐断!”

伊斯里福德眯眼问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狼族已经正式和人类军团结盟,每个狼族身边,都会有一等一的保镖保护他们。敌人派过来有多少,他们就用同等的数量回应,哪怕,一千,一万,十万的……。军队。”

“……”十万的人类军队?开玩笑,支遣一万军队,他伊斯里福德也得好好揣摩揣摩兜里的银子够不够用呢!这娃竟然还说十万军队?“丫头,你这又是哪里得来的消息?不要告诉我,是你!”

袁筱一把打断他的话,“需要猜吗?除了我之外,还有谁能做到这种地步?”

“你在说大话吗?”伊斯里福德双手交握,神情严肃地盯着袁筱猛瞧。

“我是不是在说大话,福德先生心里还没底吗?是不是你希望,我再打一通电话,再端你十几个吸血鬼商城据点,你才会相信呢?”

一通电话?只是一通电话就能派遣吸血鬼猎人军团,这足以证明,这娃说的,绝对是事实。

那丫头亲手把狼族秘籍送给狼族,又派这么多人保护狼族不被人类军队毁灭的理由,就是因为她需要王牌,来对抗如今那荒淫无道乱舞章法的血族。

伊斯里福德一下子就明白了,他沉声说,“呵呵,丫头,原来你来这里,是要跟我说,你要叛军了?”

袁筱禁不住对他刮目相看。

之前她和二伯大伯说话,都费了好一番唇舌,她不把话挑明,他们就不知道她想干嘛。但是和聪明人说话,她都不需要多说啥废话,对方一猜就能猜中自己心思。

伊斯里福德吐气说,“我的产业链即将和你叛军后管制法度,会起冲突,我的利益一旦受阻,我就要介入你夺王位的争斗中去,抵制你的一切计划。除了我之外,东南亚的商王,肯定会和我联合起来一块儿抵制你,到时候,你就腹背受敌了!你要是不想得罪我们两大商王,那你只能先笼络一个。”说到这里,伊斯里福德笑了,“你的如意算盘,打得是挺好的!不过事实发展,未必会想你想象中那么顺利的,小丫头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袁筱轻声说,“这不,我正在努力朝我预期计划实施中么!”

伊斯里福德长长一声嗯,“要不你先来说说,你的未来计划,是如何打算的?”

袁筱简单明了着说,“我希望把你名下非法产业,改革成在我允许范围下的健康商城,这样,你依然是北美商王!”

“就这样?”伊斯里福德拧眉说,“光是这样,我将流失一大笔的财产。这个,你觉得我能忍受么?”

“我将允许你吃下东南亚的版图,成为全球唯一一位商王。”

这就是笼络他的条件?

“将世界两大版图,合二为一?”伊斯里福德哼笑了,“你这个提议,在你还没有提出来之前,我心里就有底了。毕竟,我和那吸血老头子,在商业上是处于竞争地位的。你手里唯一能诱惑我的条件,就是这个!除了这个以外,你还能有什么好处,勾引得到我吗?”

伊斯里福德的意思是说,光是垄断商王地位这一个条件,是无法满足他庞大胃口的。

袁筱沉默了。

她就知道,伊斯里福德绝对是个大奸商。他脑子里算计的东西,可不比她少。

“你希望得到什么?”袁筱轻悠一声问。

伊斯里福德再一次沉默了,他那双犀利的双眸,藏着深邃的算计。

一般人很难和他双眸直视,甚至他们都不敢把脑袋抬起来和他面对面说话。而眼前这个感觉还不满二十岁的女娃,胆力魄力,都已经可以和他并驾齐驱了。她眼神底下蕴藏了什么样的心思,他无法看透!而她那淡然的眼神,笔直射向他内心,她也在企图看穿他的想法!

真不明白,这女娃成长在什么样的恶劣家庭中,使得她拥有如此精锐的目光和内敛沉稳的智慧。

伊斯里福德静默三刻后,他终于开口了,“小姐如果不忙乎的话,要不今晚就在我府邸留宿一宿吧。”

袁筱眨眼。

伊斯里福德微笑一把,补充一句,“就你一个人。”

意思是,她的大伯,得被驱逐出去。

袁筱冷笑一把,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,竟然想要给她制造压力。

袁筱无所谓的耸肩说,“随意,反正我最近也没事做,在你这儿,还能享用到如此美味的糕点。先生愿意留我,我自然是乐意之极。”

“好!那就这么决定了。”伊斯里福德按下电话按钮,吩咐了句,“把楼下那位先生送回家,跟他说,他家大小姐要在我这儿留宿一晚。请他放心离开。”

“是,先生。”

伊斯里福德又按了另一个按钮,继续吩咐,“临浮,帮袁小姐准备客房和换洗的衣服。”

“是,先生。”

袁筱被管家带去属于她的客房里休息,眼下已经午后四点了,再过不久就要吃晚饭了。

袁筱还在琢磨着,伊斯里福德把她留下来的用意是啥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