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血女王:宝贝来咬我呀_第144章:她任信,他霸道_免费小说阅读_末日领主(轻云淡)

第144章:她任信,他霸道

不道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对岸,举着手枪的金发男子,他惊恐的眨眼。

这么离奇的事,他可是第一次碰见!

平白无故,空间撕裂,从黑洞里走出来一个男子和女娃,这还不算,他射出去的子弹,他竟然徒手能够接住?

换句话说,他手里的手枪,已经成了玩具水枪,成了没有用的装饰品。

这男人是谁啊?魔鬼吗?

金发男子打了个寒颤。

某男手里抱着的女娃,双臂紧紧勾着男人肩膀,尖叫着说,“太可怕了!太可怕了!大哥哥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啊?太可怕了!”

某男嘴角挂着邪气微笑,说,“我这不是为了节省时间么!我要是不走这条路,你的大姐姐就要被坏人给打伤了呢!”

女娃睁开眼睛,正好,她那乌溜大眼,对上了袁筱的视线,她笑嘻嘻的一叫,“姐姐!姐姐!我们来救你了!”

袁筱额上冒出三根黑线,“月丫头……”

袁小霞挣脱了男人的怀抱,果断扑向袁筱身边,双手一摊,要她抱。

暑假了,袁小霞就被袁筱从n省接过来,本来还想让她和她母亲见最后一面来着,可是夏夕美那狠心的娘,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见她,说什么上次在游乐园已经见过了,她们俩还拍了照片,她现在要出国旅游,没空见女儿。

其实袁筱知道,夏夕美是怕自己现在这副丑陋的模样被她女儿看见了,影响她这个做母亲的形象。

袁筱尊重她决定,她带着袁小霞在一家欢乐儿童饮品店里吃东西的时候,她看见夏夕美躲在们窗外偷看她。

然后第二天,听说之前她被关进去的那家精神病院的院长,睡在家中离奇死亡,整家精神病院,被人蓄意纵火,病人没有一个被烧伤,倒是那些医生,全都被烧得二级残废。

不得不说,夏夕美那爱恨曾明的性子,有时候的确让人可怕。她不仅为自己报了仇,也为了她心爱的男人石勇报了仇,而她付出的代价,也是那般的沉重!

可怜她家可爱的月丫头,年纪小小就失去双亲。

袁筱抱起袁小霞,走到她家男人身边,紧张的问,“你的手怎么样?”

她看见他刚才,徒手接子弹,不知道手心被打穿了没?

宇冥摊开手掌心,子弹安安稳稳的躺在手心里,他的手心内侧,全是鱼鳞。

袁筱一看那鱼鳞,额上黑线又多了七条。

这些鳞片是什么做的?怎么连子弹都打不穿?要是这家伙把自己全身都罩满鳞片,那他不就是金刚不坏之身?

袁筱脑残一想,如果她用炸弹炸他,会不会把他鳞片给炸下来?要不要改天试一试?

宇冥要是知道袁筱此刻在想什么,他肯定会被气到吐血。这个喜欢谋杀亲夫的死丫头,太没良心了!

宇冥脑袋一昂,手臂往她肩膀上轻轻一挂,然后用力把她软软肩头,压向胸口,万分骚包的邀功说,“宝贝蛋,怎样?你家男人帅不帅?威武不威武?有没有重新爱上我的错觉?”

恶心了!她又恶心了!

为什么每次她想感动的时候,都会被他恶心成这样,吐不成,咽不下。

金发男子不知道宇冥是谁,但是他明白,那个奇怪男人,肯定不是个好惹的人物,光看他登场方式就知道了。

这世上哪种生物,可以从黑洞里钻出来的?

金发男子焦急转身,赶紧偷逃。

袁小霞看见那外国佬要逃,她火急的从袁筱身上跳下来,随手捡起路边的某根铁质棍子,拿尖尖的一头,用力刺穿自己的小腿。

“啊——”

一道凄惨的惨叫,划破天际。

袁小霞小腿留了不少的血,而对面,那金发男子的小腿,也留了不少的血,他倒在地上,捂着小腿打颤。

“什么东西?”什么鬼东西在扎他?金发男子奇怪的找寻凶器,可他找了老半天都没找着。

袁筱也惊讶的不得了,她盯着袁小霞,忙问,“月丫头,你在干嘛?”

袁小霞纯情的说,“打坏人!”

袁筱叫了句,“你打坏人,你扎自己的腿干嘛?”

袁小霞纯情的说,“我受伤,他也会受伤的嘛!”袁小霞把小腿里的铁棍拔出来,然后用力戳进右手掌心,那狠劲,直接把手掌心给刺穿了一个洞,铁棍扎在她那小手的掌心正中间。

小小手心,被扎得血肉模糊。

袁小霞没叫,倒是前方,金发男握枪的右手一松,枪支掉在地上,另只手用力捏着右手手腕惨叫,“啊——”

袁小霞把铁棍慢慢拔出来,那个疼痛,金发男子一一承受,他叫的何其凄惨,“啊——什么东西!到底什么鬼东西!啊——”这种非人的疼痛,是他惨叫的原因之一,更让他失声大叫的另一个原因,是源于恐惧,对于陌生事物的恐惧!

明明没东西威胁他的生命,可他就是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似地!

袁筱急着走到袁小霞面前,盯着她的小手心,急问,“这是谁教你的?”

袁小霞低着头,诺诺的说,“懂事的时候就知道了,姆露露跟我说的!”

袁筱心里哽着口气,拧着眉,问,“疼不疼?”

袁小霞老实交代,“疼的,和他一样疼!小时候就用过一次,那只乱咬人的小狗狗被我掐死了。它疼我也疼,所以我都不用这招对付坏蛋,我体育成绩很好,我很能跑!”

袁筱眼睛一红,气恼的说,“你这傻丫头,知道明明很疼,干嘛还这样子折腾自己!”

“因为他们欺负你们!他们欺负你们!我就欺负他们!”

“他们?”袁筱不理解的问,这里不就只有一个杀手嘛!

袁小霞吸吸鼻子说,“还有那些欺负妈妈的坏蛋,我不会让他们逃走的!”

袁筱明白了,夏夕美之前被几个流氓欺负过,后来那些流氓因为看见夏夕美胸口那两个血窟窿就被吓跑了,估计这丫头追出去,干过某些坏事,杀了那些流氓吧?这些事,夏夕美肯定是不知道的!

袁筱叹气!

这丫头,小小年纪就承受这么大的痛苦。

袁筱心疼极了,她撕碎了衣衫一角,想要替袁小霞包扎。

袁小霞一摇手,说,“不用包扎,等会儿伤口就会消失的。”

这么稀奇!

袁筱吐气问,“你还有什么技能?一次性给我说了,要不然到时候,我的心脏病都要被你给吓出来了!”

袁小霞噘着小嘴说,“姆露露说,我可以把埋在地底下的死尸给召唤出来,还能让蛆虫爬出来咬人。”说完,袁小霞捂着嘴巴说,“真恶心!我没试过。”

的确挺恶心的。

怎么巫毒之术都是那些恶心的鬼把戏?就连伤人也得先把自己割伤才行?

袁筱叹气说,“好了,我大概知道了一点,不过月丫头,姐姐先跟你说一句,以后,你不能再这样子伤害自己,除非迫不得已。”

“什么叫‘迫不得已’啊?语文老师没有教过!”

袁筱一愣,她眨眼,“我换个说法。以后,除非姐姐和哥哥们都不在你身边保护你,你又受到别人对你威胁,没有第三者能够帮得上你,你才能使用这种法术保护自己,明白吗?”

袁小霞头儿一低,乖乖的说,“哦……”

“还有,你要记住,你这些本事,只能让姐姐和哥哥知道,除了我们,你不能再告诉第三个人!听懂了吗?”

袁小霞乖乖点头,“姆露露老早就交代过了,它说,谁也不能告诉,就连妈妈也不能告诉!”

“真乖!”袁筱用力揉揉袁小霞的脑袋。

袁筱抬头,想对宇冥说句话来着,可她抬头一瞧,那丫的已经不见了!

只听身后传来金发男子凄惨大叫,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袁筱急忙回头看去,她家男人,正拿昂贵的尖头皮鞋,用力踩着他受伤的右掌,把他伤口踩得更加血淋淋。

宇冥蹲下身子,冷冰冰的说,“本少爷最讨厌浪费我时间的人,更加讨厌敢把爪子对准我女人的蠢货!自己把自己眼珠子抠出来,再啃掉自己十根手指,本少爷就饶了你!不然,等你变成鬼,我照样把你折腾活过来!”

这句威胁,绝对不是空口说大话。

他不想让他用死来解脱的话,他会叫他继续留在这躯壳里,承受**折磨。

袁筱黑着脸走到宇冥身后,说,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血腥暴力了?”她之前折磨小老鼠们,都是带有试验目的性的,得到她想要的实验结果后,她几乎都不会折腾那些试验品,果断给他们脑袋一枪,可是她家男人,完全就是途自己开心来虐待别人,毫无目的性可言!

宇冥没有回答袁筱的问题,袁筱手腕上的玉棍子,顿时疯狂乱动。

“他一直这样!”

“他从小这样!”

“他是暴君!”

“绝对暴君!”

“残忍!绝对残忍!你无法想象!”

那些小鬼们,又开始乱告状了。

宇冥起身,回头,面向袁筱后,眨眼笑了,“宝贝蛋,那你说要怎么料理他?我听你的呗!”

“把他放了吧!”袁筱轻声一说。

宇冥脸一落,说,“我千辛万苦从鬼道上走过来,你竟然说要把他放了?”

大少爷不爽了!

大少爷便秘了!看他那张便秘脸,多可怕!

“这不正好来了个机会嘛!亲爱的老公大人,你应该知道我想干嘛的!”袁筱露出一抹特纯情的少女式微笑!笑容甜美的一塌糊涂,表示她完全畜生无害。

宇冥一看她那招牌式装x笑容就知道了,这丫头肯定又在动什么歪脑筋了!

宇冥拧眉问,“你别告诉我,你想趁机混进吸血鬼猎人学校里去?”

听哈里提起过,每个成熟的吸血鬼猎人,都必须经过组织培训,自然,培训是有培训基地的,那个基地,就是吸血鬼猎人学院!

“什么?”金发男子听了,吃惊大叫,他惊恐的看着袁筱和宇冥两人,两眼来来回回看了一百遍,“一个吸血鬼?竟然想混进我们猎人学院?你开玩笑的吧?”

知道这感觉像啥?

像是一个人类,走进了食人族部落,为了不被鱼肉,只能假装自己就是部落里的一员,证明自己不是个食物,那就必须装的和他们一样,吃同伴的肉!

金发男子突然大笑,“不可能的!至今为止都没听说过,这世上还有这么傻的吸血鬼!”

袁筱笑眯眯的蹲下身子,与他平视,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金发男子打住笑声,严肃的说,“你会死的!”

袁筱笑容加剧,“都还没试过,你怎么就知道我会死?”

“别傻了!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”金发男子依然信誓旦旦的否定了袁筱的念头。

袁筱笑着说,“错了!要想混进你们猎人学院,只要必备几个条件就行!”

金发男子眨眼问,“什么条件?”

袁筱轻问,“我问你,如果我不使用异能的话,你能否分辨我是人类还是吸血鬼?”

金发男子皱眉思考了老半天,说,“如果被我发现你吸血的话!”

“那就是说,我不使用异能,不吸血,你们就无法发现我是吸血鬼!”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