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血女王:宝贝来咬我呀_第136章:学弟VS色情狂_免费小说阅读_末日领主(轻云淡)

第136章:学弟VS色情狂

不道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贝雪和袁筱之间,算是彻底闹翻了!

也正因为贝雪和袁筱闹翻,路方蓝和聂晓渔之间的关系,越来越亲密!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性格相近的缘故,两人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!

路方蓝一直从聂晓渔嘴里探口风,想打听袁筱的秘密。

聂晓渔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她。

可是路方蓝特不爽,聂晓渔那丫头知道的内容,也就那么一丁点,她还想深问,聂晓渔除了摇头不知道,就是说她也不太清楚!路方蓝看得出来,聂晓渔没有欺骗她,聂晓渔应该是真的不知道袁筱所有秘密!她是那种单纯的想和袁筱做朋友的纯情丫头!

连聂晓渔都不知道的事,路方蓝也就没能耐再探听更多了!她唯一清楚的就是,袁筱这丫头,要是真动起手来,连神仙也得给她让路三分!谁要想和她作对,谁就是蠢蛋!

第二天周六,袁筱回了一趟老家看望舅舅。

白凤舅妈在厨房里做饭,月丫头穿着漂亮的新衣服在跳舞,她还掏出手机给袁筱看,她和妈妈上个礼拜去公园玩的时候拍的照片。

袁筱看见照片上,夏夕美的眼袋很深很浓,看得出来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!

这女人真是可怜,为了救活女儿,就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!死了以后,灵魂还得交付出去,继续承受折磨!

袁筱和月丫头趴在地板上玩数独游戏。

月丫头在作弊,竟然让那条白蛇帮她!

那小白蛇,尾巴一翘,一点一点的,光明正大帮月丫头作弊!

袁筱瞪了那小蛇一眼,懒得教训它!

袁筱手机铃声响了,她按下耳朵接听键,手里还在忙乎着数独游戏,嘴巴却说,“什么情况?”

“邱玉丽说了,对方之前找过她了,她也老实交代了出去,她所知道的事,一字不漏的说给了对方听!”

好吧,被她猜到了!现在木已成舟,要想封口于事无补!不过好在,邱玉丽根本不知道多少内幕,她只知道,她是个有势力的女人罢了!这些事说出去,也无妨!

“对方身份查到了没有?”

“跟踪的时候,被他发现了!派出去跟踪他的人,好像被抓了起来!至今都没回来!”

袁筱轻笑,“需要本小姐出马了么?”

对方一个沉默,立马回答,“不需要!师长您放心,我们马上解决问题!”

袁筱轻声说,“我现在这个号码,是卫星无法监测的芯片手机号,回头你们给我准备一个供人截听的普通手机号!”

“是!明白!”

“另外,抓三个富商回来,让雷霆去咬他们一下,回头和我一块儿逛街!”

“是!明白!”

“准备好大量现金!我要挥霍!”

“是!明白!”

“预备好酒店客房!还有av录音带!”

“……是,明白……”

电话挂断后,袁筱低头,对月丫头说,“丫头,我问你,如果有陌生叔叔跑过来问你,你是谁?你怎么回答?”

袁小霞笑嘻嘻的说,“我叫夏月!”

袁小霞刚说完,她扭头看向小白蛇,然后回头,对着袁筱纠正说,“我叫袁小霞,我妈妈叫白凤,我爸爸叫袁勇田!我是他们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女娃!”

“哪家孤儿院?”

“毕凤璐的xx孤儿院!”

袁筱捏了月丫头翘鼻说,“真聪明!”袁小霞之前的档案,早就被她塞进了孤儿院!她是不会让任何人联想到,袁小霞就是夏月!袁筱赏了她一颗蜜饯,问,“如果有怪叔叔问,我是谁!你怎么回答?”

“漂亮姐姐!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就是漂亮姐姐!没有了!”

袁筱又赏了她一颗蜜饯,她还想多给这丫头输入一点信息,她手机又响了。

袁筱按下接听键,问,“说话!”

对方嘴巴一张,嘎嘎大叫,“我的姑奶奶哟!你上次给我弟弟灌什么东西了!他回来后怎么就变了个样了!”

袁筱一听就听出来,是苏怀郎的声音。

上次苏贺绒被她灌了大半瓶烧酒,顶多就是昏迷个两三天罢了,听慕斯蒙说了,那小子第二天不是就醒过来了么!他还把他安然无恙的送去学校上课了呢!

袁筱盘腿坐在地板上,轻问,“怎么了?”

苏怀郎心疼的说,“我弟弟他好像变了个人似地,一会儿这样!一会儿那样!像是……得了人格分裂!”

“人格分裂?”袁筱惊讶两秒,“你人现在在哪儿?”

“在家里!我弟弟变成这样,我没心思上班了!”

“打开视频!”袁筱吩咐了一句。

袁筱掏出手机,抬头偷偷看了白凤阿姨一眼,看她还在厨房里工作。

袁筱低头对袁小霞说,“月丫头,我要出去一会儿,你替我跟舅妈说一下!”

“哦!好的!”

袁筱噗嗤一下,瞬闪消失了!

袁小霞奇怪的眨眨眼,回头问小白蛇,“姆露露,姐姐好厉害啊!是不是因为她是棒棒牙的关系?”

袁小霞现在还不知道棒棒牙是什么意思,等她到了一定年纪,知道vampire的含义,袁筱是吸血鬼的身份,也隐瞒不了她!

“嗯!没错!”

“哇!姐姐好厉害哦!我是不是也能当棒棒牙?”

“你当不了的!你是巫毒女娃,你的血,vampire不喜欢喝!”

袁小霞不开心了,她听见‘你当不了’这四个字,就不开心极了!

姆露露看她那失落的小脸,连忙哄了句,“其实……你也可以变得很厉害的!”

“哦?真的吗?”袁小霞眼睛倏地一亮,惊喜的问,“我也能像姐姐这样子,一眨眼就变没了吗?”

“那倒是不行,不过你可以让埋在地里腐烂的尸体,爬出来捣蛋人间!”姆露露露出白色獠牙,笑呵呵的说,“你还可以让粪坑里的蛆虫,爬出来把人给咬死!”

袁小霞垮着脸说,“真恶心!我才不要!”

秦文从房里出来,对着地上自言自语的月丫头,问,“一?筱筱她人呢?”

袁小霞眨眼说,“姐姐有事要出去一会儿!”

秦文一个叹气,说,“好吧!咱们先吃饭吧!”

“哦!”

秦文把地上女娃一捞,抱着去了餐桌,他乐呵呵的说,“哥哥喂你吃饭好不好啊!”

袁小霞甜甜一笑,“好!我要吃虾,要多多的!”

“没问题!”秦文现在有另一个绰号,叫剥虾师!

袁筱瞬闪去了苏怀郎老窝,她惊讶的说,“你的房子怎么这么小?我是不是没有付你工资?”

苏怀郎苦里吧唧的说,“姑奶奶啊,我要供我弟弟上学的嘛!”

“我的工资还不够你支付那一年才几千块的学费?”

苏怀郎耸肩说,“高校学费是很少!可我还想让他多学一些本领技能什么的!我可不想再让他做那种偷偷摸摸的勾当!你不知道,上次他跟了一个黑社会的老大,那老大看他手脚灵活,就一直派给他任务,叫他偷这偷那的!后来我跟了你之后,我说我有钱了,我弟弟就想退帮派,那老大不肯,硬是找藉口留他!我弟弟坚持说要离开,那家伙竟然叫人追杀他,还威胁他说,他要是不继续帮他偷东西,那混蛋就要把我弟弟的秘密曝光给学校知道!我为了处理这件事,偷偷借了您的名义,去和人家谈判!事后还让我弟弟转校去了t省……”

原来这就是苏贺绒说的,因为某些原因,不得不转校来t省就读!

袁筱问,“你弟弟花了你多少钱?都学了些什么玩意儿?”

“他说他喜欢玩电脑,我就让他去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培训,反正只要他看中的,我都乐意出资给他学习!他现在,电脑是精通了,我的电脑技术,也是他交给我的!不过我知道,这小子电脑技术应该还没有达到这种水平,可是他现在……他现在……”苏怀郎说道这里就说不下去了!

袁筱挑眉问,“他现在到底怎么了?”

苏怀郎带着袁筱去他老弟的房门口,说,“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!那小子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!他电脑上那堆东西,我看都看不懂啊!”苏怀郎想说,恐怕连神仙也看不懂的吧!

袁筱奇怪的,扭开了苏贺绒的书房门把,进门,看见苏贺绒背对着自己,坐在电脑桌前,电脑上频频闪烁着黑色框框,黑色框框里,跳动着复杂的数字代码!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打字声,那速度,可咋舌了!

苏贺绒听见身后的动静声,他停下打字的动作,转椅一转,面对门口两人!

当袁筱和苏贺绒视线交缠的那一瞬间,袁筱惊讶的发现,苏贺绒嘴角那邪气的微笑,太过眼熟了!

那微笑真心恶心到让人想吐,让她恨得牙痒痒,真想立马掏出小左轮,崩了他的脑门!

这个人,肯定不是她之前的酒窝小学弟!

苏贺绒翘着邪嘴儿,说,“宝贝儿,你来啦!”

“宝贝儿?”苏怀郎倒吸一口气,“小弟,你脑子浸水了?乱叫什么呢!”

袁筱听见到这个称呼,她脑子转了一百个弯!

貌似!她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了!

袁筱眯着眼,忽视他的调戏,问,“苏贺绒,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
苏贺绒摊手说,“当然能!我现在,清醒着呢!”

袁筱冷笑着说,“我要跟苏贺绒说话!不是跟你说话!常言!”

袁筱试着叫了他一句。

果真,苏贺绒没有反应,而他的沉默,就是最完美的答案!

此刻,在苏贺绒体内的灵魂,不是苏贺绒,而是常言的!

常言?苏怀郎叫了,“常言不是死了?”

那个被他们从监狱里苦心牢里挖过来的电脑黑客!被他们家老大,气得一枪崩了脑袋的那位!

常言嘿嘿一笑,他起身的时候,还不忘提提裤腰带!

那标准发情的动作,苏怀郎见过好几回了!

苏怀郎指着苏贺绒鼻子说,“你把我弟弟怎么了?我弟弟他人呢?你怎么会易容成我弟弟的模样,来我家捣蛋?”

常言眯着眼,说,“这要归功于你家老大,是她把你弟弟灌醉了,我才有机会,注进他的身体里!我现在,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了!”

苏怀郎眨眼,问,“什么意思?什么意思啊?你的意思不会是说,这身体是我老弟的,身体里的灵魂却不是我弟弟的?”

“bingo!亲爱的大哥,我和你弟弟现在,共享记忆!”

袁筱白眼一翻,一个吐气,说,“赶紧,出去!”

袁筱挥手,想敢走常言!可她心里清楚!那色情狂,硬骨头的狠!他根本不会听她的话的!

常言乐呵呵的转着圈子,骚包的跳着舞,“干嘛出去?我才不出去!我好不容易复活的!”

“找下一家!别在苏贺绒的体内!我没法容忍你把这纯情少年的身体,糟蹋成这样!”

“下一家?你以为这么好找?”常言笑说,“我和他的灵魂有共鸣,我才有办法进他身体里!”

“共鸣?”袁筱不解的问?“什么共鸣?”

常言贼笑着说,“这个身体的主人,喜欢电脑!我进了他的身体里,就可以给他无穷无尽的知识!他渴望我脑子里的东西,所以才欣欣然接受了我!我提出诱惑,他接受了我,而且还邀请我入住!——另外,他和我,一样……”

“一样什么?”袁筱急问。

常言绕到袁筱身后,下身骚包的扭来扭去,像是在跳黏巴达!嘴唇还贴着她耳朵说,“这小子,和我一样,一不小心,喜欢上你了!他的身体,也在渴望着你呢!”

袁筱闭上眼睛,忍着发麻的头皮,“我还以为你会恨我!”毕竟是她亲手杀了他来着!

常言一个喷笑,“傻瓜,我怎么会恨女人呢!我早就给自己算过一卦!我这一生,肯定会死在女人的手里!我那时候就在想,到最后,我会死在哪个女人手里呢?那个女人长得什么样?她会不会,也是深爱着我!因为得不到我的心,而满腹仇恨,把我灭口?可惜我猜错了!我万万没想到,我死在一个只想挖我劳力的冷血女人手中!更可恶的是,她竟然连我这点小小要求都不肯满足!”他临死前的要求,不就是想‘腹上死’嘛!

袁筱第一百次深吸气!如果这具身体,不是苏怀郎的弟弟苏贺绒,她早就掏出枪把子,第二次枪杀这色情狂了!

常言想拿脸蛋贴她耳侧,可是他根本办不到,因为袁筱已经在身上张开了结界!他顶多就是把脸,蹭在冰冷的结界上!

常言心痒着说,“宝贝儿,我知道,你是需要我的!你这几天被中情局的人盯上了是吧!来了个特工,在你背后捣鬼!你要是想防着他,那你绝对少不了我!宝贝儿,乖乖的,和我来一炮吧!只要让我上你一次,我保证,以后你说什么,我就听你什么!”

恶心!真够恶心!袁筱忍着作呕翻腾的胃!

苏怀郎抓烂头皮,心里咯噔得要死!他的老弟怎么会说出这种恶心的话来啊!他调戏别人女人也就算了,他干嘛好死不死,非要调戏他那坏脾气姑奶奶大人啊!

袁筱回头,问,“你查到哪里了?”

常言瞥向桌上的电脑说,“这破屋子里,什么都破!就那台电脑还算不赖!那个在你老家这边四处调查你的男人,他的身份资料我都挖了出来!资料档案都被我锁在电脑里!还有,我刚才已经帮你切入对方手机信号,你可以随时窃听他电话内容!”

苏贺绒拿着一个u盾,给她摇了摇,“只要把这个插进电脑,里面软件就会自动加载,到时候,对方手机一旦接通,你就能偷听他讲话了!”

有这么好的玩意儿!

袁筱伸手去接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