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血女王:宝贝来咬我呀_第九十九章 一大早就呈兽性_免费小说阅读_末日领主(轻云淡)

第九十九章 一大早就呈兽性

不道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袁筱回到酒店,屋内,泰阳和于台霭面对面坐着喝茶聊天,很明显,他们俩都在等她回来!

袁筱一进门,脱了外套,卢布接手,帮她去挂外套!

于台霭嘴巴一裂,说,“你这丫头,拐人的本事一流!拐男人的本事,更是一流!这又是哪里被你搞来的纯情小青年?”

袁筱摊手说,“他叫卢布!从今天起,他就是我在这里的代表!”

也是她未来的军火转贩商商主!

袁筱往沙发里一坐,小腿儿一翘,裙摆开叉了,白花花的大腿露了一大半!她还穿着那性感晚礼服呢!

于台霭没有受到一丝丝的影响,另外两个小青年,顿时喷了一缸子鼻血。

袁筱没有自觉,她问于台霭,“怎么样,她决定了没有?”

于台霭欢喜的说,“自然点头答应的呀!”

袁筱笑着问,“你是怎么劝说她的?”

“还能怎么说,我就跟她说,我无所谓她的绝定是与否,反正这次,她死,我就死!她活!我才活!”

袁筱听着心窝里一暖!她为关瑶瑶感动!有这么一个好男人,一直陪在她身边!即使她死了那么多年,他都坚持独守空房!

袁筱回头,对泰阳说,“泰阳,给我倒杯咖啡来!”

泰阳拧眉说,“大小姐,您刚才说了,不喜欢喝铁罐咖啡!嫌有塑料味道!”

“我现在想喝了!”

“好吧!”

大小姐的喜好,是翻天覆地的!

泰阳走去厨房,买铁罐咖啡去也!厨房里有自动贩卖机!

袁筱对于台霭说,“既然决定了,那我等会儿就动手?”

“嗯!好的!”

“顺便提一下,人会死五到六个小时,五六个小时之后,她就会醒过来!”

于台霭听见那个死字,心里一揪,他狠狠一点头,说,“我明白!”他说过的,必须得无条件的信任她!他绝对能够做到!

当泰阳拿着铁罐咖啡过来的时候,袁筱起身,说,“放那儿吧!我等回来后喝!你们先在这儿休息片刻!我去去就来!”

于台霭递给袁筱楼上的房门钥匙!袁筱接过以后,就上楼去了!

卢布本来想跟,但是被袁筱一手挡住了。

不用多说,卢布乖乖的呆在客厅里,和余下两男,大眼瞪小眼!

于台霭对卢布很是好奇,他问,“你是当地人?”

于台霭用缅甸语说的,卢布点头,说,“是!我是黑户口!”

意思就是,孤儿,没父母,没身份证,没房产证!

于台霭一听,惊呆了!他本来以为,这个帅小伙子,肯定是某个大亨集团的宝贝儿子,袁筱把他拐过来,是要叫他在这里当地发展翡翠珠宝生意之类!

带了个黑户口的人回来,有啥作为?

于台霭试着探听一句,“咱们袁董,要你负责哪方面的生意?”

卢布一本正经的回答,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应该是负责军火生意!”

“噗——咳咳——”泰阳喷了一罐咖啡,他眨眼!看看卢布,回头,又看看于台霭!

泰阳看见于台霭也是瞪大了眼睛,摆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!

于台霭回头,问泰阳,“你懂MD语?”

泰阳掏掏耳朵,反问,“我刚是不是听错了,他说要负责军火的生意?”

于台霭一点头,“那丫头到底做了什么?怎么好端端的,从事军火生意来着?”

泰阳急忙摇头,说,“我不清楚!我真的什么都不知情!”

卢布也跟着摇头,说,“我也是刚刚决定要跟随她的,她的所有事情,我全都不知道!不过我觉得她很伟大!很强悍!而且非常有势力!她谈判的时候,那气势,可威风了!就连MD政府军,都跑过来给她敬礼,喊她女王大人呢!”卢布巴拉巴拉,嘴巴不停了,一个劲的在描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幕!

虽说,袁筱也没做什么事,就只是最后开了一枪而已!

那个时候,于台霭终于知道了。之前,他们N省出来的一股新的黑势力,黑帮组织叫肖邦!那个肖邦的师长,有九成的可能性,就是他们的袁董!

不一会儿,袁筱下楼来了,她打开房门,打了个干呕!

“呕!”

三个男人眼睛刷的一下,朝她看去!

卢布上去迎接,紧张的问,“怎么了?好端端的,干嘛干呕?”

袁筱罢罢手,说,“难喝!真难喝!”

于台霭因为着急关瑶瑶,也急着上前,问,“怎么了?”

袁筱又“呕”了好大一声,说,“从没喝过这么难喝的……咖啡!”

三个男人全傻傻的眨眼!

三个男人中,也就只有于台霭听懂袁筱的话!

她的意思是,关瑶瑶的血,非常的难喝!

“呕!”袁筱揉着太阳穴,说,“不行了!撑不住了!要吐了!”

袁筱一把挥开三个大男人,火速冲去洗手间里!

于台霭走到卫生间门口,看见袁筱抱着马桶干呕,说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放心吧!死不了!我做过实验的!我的小老鼠,喝了那些带有传染病的……咖啡,他们都没死!我自然也死不了!就是胃不舒服!呕——”

于台霭放心了,他说,“给我钥匙吧,我上去陪她!”

袁筱把钥匙递过去,脸蛋还埋在马桶里不肯出来,“呕——”

可怜的娃!

卢布焦急的说,“要不要去医院啊?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啊?”

泰阳也急着说,“要不要我下楼去,到外面咖啡店里,给你买那种现磨的咖啡?”

两个纯情小青年,在卫生间门外,焦急的徘徊又徘徊!

就在这个时候,门铃响了!

于台霭刚出去,这会儿,又谁敲门?

泰阳出去开了门!

门一开,看见来人,泰阳立马直起腰板,说了句,“会长大人!”

宇冥懒得回应,做了个手势,意思是,“滚!”

泰阳让了个道给他。

宇冥笔直走去洗手间,挥开卢布,把马桶里的女人给挖了出来,说,“自作自受的家伙!”

袁筱累瘫了,说,“这叫奉献!不懂就不要乱说话!”

“走了,去我屋里!”

“路远么?路远的不去!我走不动!我要睡这里!”

“就这层大楼的楼顶!”怎么不问问他,这旅店是谁的?

宇冥横打抱起袁筱,准备离开的时候,他路过泰阳身侧,一双带有醋味的眼睛,笔直射向他!

宇冥看见泰阳头顶的福娃,整整肥了五圈!身上的肥肉,都快流油了!

宇冥说,“怎么不去找下一家?”

泰阳说,“啊?”他听不懂!

福娃说,“不去不去!有奶黄包吃!我才不去!”

宇冥说,“我给你一缸子奶黄包!”

泰阳说,“啊?”他还是听不懂!

福娃嘟着嘴说,“不要不要!人家在这里吃的好好的!你给我吃了上顿,就没下顿!我在他身上,每天三餐都吃奶黄包!你坏人!我知道你什么心思!我不去!给我投胎我都不去!”福娃蹲死在泰阳头顶,雷打不动!

宇冥一咬牙,气呼呼的瞪了泰阳一眼后,扭头走人!

宇冥抱着累瘫的娃,上了顶楼,天顶全玻璃式的天台豪华屋,袁筱乐滋滋的躺在软床上,看着天空星星,头枕在宇冥腿上,享受着他的贴心服务!

太阳穴被他两只巧手,揉得越来越舒服,胃里翻滚的滋味,总算消停了下来!

宇冥哼了句,说,“叫你多管闲事!看吧,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!人家得了白血病,那血,能喝么!你竟然还把它全喝光光了?你小肚肚能受得了?我都受不了了!”

“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人家小情侣,生死相隔?”袁筱嘀咕了句。

宇冥一个撇头,说,“人家的事,关我屁事!”

“……”这男人,真冷血!

不过袁筱心里还是开心的狠!因为她男人口口声声抱怨,是出于看她身子伤成这样才随口唠叨几句的!

宇冥可怜他家宝贝这么伤身,他只能委屈自己一晚,抱着可人儿,啥也不做!不过他已经想好了,明天早上,早点起床,来次晨练!

第二天一早,宇冥生理时钟敲响了,他欢天喜地的,准备用热情的吻,来唤醒睡美人!

反正今天,她也参加公盘,她也得早点起床来着!

宇冥一个翻身,像条蛇一样,游到睡美人身上,眼神深情渴望的盯着她的红唇,深深饥渴的想从她嘴里窃取芳香!

就在嘴皮子即将贴上的那一瞬间,突然,“铃铃铃——”

袁筱的手机铃声响了!

袁筱眼皮子一番,咕噜一句,“谁啊?啊——”

宇冥一个低头,把她的话,吞了下去,任由手机再吵,任由她推打,他决定要来场火辣辣的热情早餐,哪能因为一通电话而被破坏!

“呜呜呜——”

可怜她一大清早就被一只畜生强来?

不会吧?

昨晚他没逞兽性,所以今早上,格外凶猛?

铃声还在响,男人动作越来越嚣张,越来越蛮狠加霸道!

小衣服最后被撕成了粉条,小裤裤只扯掉一个裤管,另一个还挂在腿侧,他就这样子上了?

“混蛋!流氓!”袁筱就骂了四个字后,整个人被埋进被窝里,大床使劲摇摆!

手机铃声还在响!

被单下,一只粗壮的大掌伸手去床头柜,按掉按钮,手没入被子,大床继续摇摆不停!

不一会儿,手机铃声又响了!

被褥下的女人,惨叫声越来越大,“流氓!你温柔点!”

“爷兴奋!温柔不了了!”

“该死的!别乱给我弄印子啊!我今天还要出门!”

“怕什么?弄在你胸口上,你又不穿低胸的衣服!”

“胸口上也不行,啊——”

就在手机铃声,第三次响起的时候,某女终于狼狈的,从被窝里,探出凌乱的脑袋,伸手接了电话!

看看她的头发,有多糟糕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