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血女王:宝贝来咬我呀_第六十八章:太子爷驾到_免费小说阅读_末日领主(轻云淡)

第六十八章:太子爷驾到

不道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温清羽知道袁筱舅舅家要打官司的之后,他当天晚上回家就跟父亲说。

温兆云一个点头,说,“离婚案,小官司,回头我下去吩咐一声就是了!”

温清羽笑眯眯的掏出一个小礼盒,是一对翡翠耳环,说是袁筱拿来送给母亲当新年礼物的!

瞧瞧!这新年都还没来呢,这新年礼物这么快来了!

温兆云和妻子夏荷,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温兆云说,“这丫头交际手腕这么强,十分适合当贤内助,回头你要是把她娶回家,你的事业肯定能蒸蒸日上!”

温清羽听见这话的时候,他低着头,不吭声。

其实他是心虚!

温清羽知道袁筱是缘翠集团董事长,他都没敢把这事告诉给父亲知道,如果让父亲知道袁筱就是缘翠集团的董事长,估计他父亲铁了心的要叫他娶袁筱了呢!

还有,他手里的话剧入场券,他都不敢交给父母,如果让他们看见他演话剧,选了水云当灰姑娘,他们肯定会气炸的!

温雨馨刚进客厅就听见温兆云对温清羽说那句话,温雨馨冷笑着说,“爸,你那什么眼光!你竟然叫哥去娶一个贫民?而且我还听说,她连自己亲生父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!她的母亲也是常年在外不回家!这样的女人当我嫂子,你是要我去外面丢人现眼吗?”

温兆云气呼呼的眼睛一瞪,说,“蠢丫头,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看明白?”

“看明白什么?看明白这个丫头为什么会这么有钱?她拿了男人的钱出来挥霍,我应该羡慕她吗?”温雨馨昂着头,鄙视得说。

说到这里,温兆云也好奇了,他回头问儿子说,“清羽啊!你跟我说说,她的钱,到底是打哪来的?”

温清羽懒洋洋的说,“不太清楚!”

温清羽暂时不想告诉父亲袁筱的实力!因为他有私心!

温雨馨一听,当下笑了说,“爸爸!你听见了吧!哥哥去了这么久,都没见过她是怎么赚钱的!她一个高中生,每天都躲在学校里上课,她哪来的时间去赚钱啊?她赚钱的时间,也就是星期六天,外加每天晚上!这么短的时间,她哪里赚得到这对耳环的现钱?我看她就是在床上赚的!”温雨馨走到母亲面前,说,“妈!这种肮脏的东西,你怎么能带在身上呢?还是快还给人家吧!”

夏荷拧着眉,她看似也在思考着温雨馨的话!她虽然觉得女儿说得很有道理!可是她还是打算听从老公的意见!

夏荷把目光投到温兆云身上。

温兆云思索了片刻后,对着温清羽说,“清羽啊,你暂时不要去追求她,还是躲在边上仔细观察她,星期六天有空的话呢,就约她出去玩玩,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赚钱的手段!知道么?”

“明白!”

温清羽点头应和了一句后,转身上楼去了。

走到一半的时候,温雨馨追了上来,她一把拉住温清羽的手,说,“哥!别忘了明天的约会!锡茗她约我们去打保龄球!记得早点起!”

温清羽想回答说不去了,他另外有约,可是温雨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直接扭头匆匆上楼去了,她要去准备明天穿的衣服呢!一定要落落大方,漂亮且不失气质!她一定要镇压全场!因为她知道,花锡茗不只是邀请了她一个女生,还有很多女生也去的呢,尤其是那个水云!

那水云上次福大命大,出了这么大车祸,竟然都没死成?温雨馨愤愤地想着,这丫头没死成,为什么不给她来点什么毁容之类的!

第二天早上起床,当温雨馨早早打扮好自己之后,就准备出门了,她敲了哥哥的房门,没有人应声,温雨馨奇怪的打开哥哥房门喊,“哥,要出发了呢!”

温雨馨打开房门一看,房里整洁得一塌糊涂,里面根本没人!

温雨馨急急忙忙下楼,问妈妈,“妈,哥他人呢?”

夏荷在整理家具,她说,“你哥出去了,说是有约会,约了同学打保龄球!”

温雨馨一听,嘟囔了,“哥也真是的!怎么不等我自个儿先去了呢?”

温雨馨气呼呼的出了门,叫了司机开车送她去了目的地。

这家保龄球官,多的是贵族子弟来玩,价格昂贵的,就是不想让平民挤过来败坏他们打保龄球的心情。

保龄球一个包房里的道场不是很多,一排也就十来个,不过每个间隔十分大,因为里面还配备了贵妇躺椅,大型桌子,以及几个小型的赌博机器!

温雨馨到场的时候,早已预订下的一个道场边的沙发上,坐满了美女和富家少爷们,为首的花锡茗,正笑呵呵的和他邀请过来的美女们谈话聊天。

当花锡茗看见温雨馨过来的时候,他上去打招呼去了。

温雨馨站在那边等花锡茗过来接自己进场的时候,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!

花锡茗竟然亲自过来接自己入场?在场的美女们,谁有这个殊荣?

没人有呢吧?

也是啊!她和花锡茗的关系,已经不简单了呢!她当然有这个本钱,让这位大少爷来迎接自己驾到!

花锡茗走到温雨馨面前,奇怪的问,“一?你哥哥呢?”

温雨馨一愣,说,“哥哥不是老早就赶过来了吗?怎么?还没到吗?”

花锡茗说,“没啊!你快打个电话问问你哥哥,他人在哪儿?顺便问问,水云是不是和他一块儿来?他们俩到哪里了啊?”

温雨馨一听,顿时脸色一僵,原来花锡茗过来迎接她,不是为了她温雨馨,而是为了水云!

温雨馨脸色苍白的,拿出了手机,憋屈的拨了电话出去!

电话接通了,温雨馨问,“哥?你人呢?”

“哦!在保龄球馆外,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?大家都在等你呢!你怎么这么磨磨蹭蹭的?早上起来不等我就走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还敢迟到?”温雨馨已经知道了,她哥哥之所以老早离开,其实是去接水云去了!

这些男人,怎么一个个的,一个个的都去拍水云的马屁!

水云不就是有一个有钱的老爹么!有什么了不起的?

她老爹再有钱,她老爹还不是得去拍当官的马屁!

切!

温雨馨懒洋洋的问,“水云她和你在一起呢?”

“嗯啊!”温清羽也懒洋洋的应了句。

温雨馨瘪瘪嘴说,“那你们还不快点!咱们要开局了!早点上来吧!”

温清羽还想说,他和她可能不是一个场次的,因为他们约的人不同,他想叫她别等他们了,可是温清羽都还没说完,温雨馨就急急忙忙挂断了他的电话。

温清羽看了看嘟嘟嘟的手机后,他懒得回电话了,他回头对水云和袁筱说,“走吧,宁王那小子喜欢玩排场,每次约会都最后一个到!咱们先进去等他吧!”

袁筱笑呵呵地说,“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打保龄球,你们几个可得拎好我,可别把我弄迷了路!”

水云笑眯眯着说,“保龄球,是直的!不是弯的!”

“呵呵,别说了,上楼去吧!”温清羽领着两个大美人,上了楼。

到了包房内,大老远的,花锡茗就瞧见他们三人进了包房大门口。

花锡茗看见水云和温清羽一块儿来的时候,心里特不是滋味。

之前因为他爷爷坑害何宁王,花锡茗不知道,爷爷竟然把水云也搭了进去,差一点,水云的小命就不保了!就是因为这件事,害得花锡茗这几天都没胆子去找水云,他就怕水云知道,她上次出的车祸,是他爷爷一手照成的!这次约会,他虽然约了她,可他就是没胆子说要去接她!

温清羽他们进了正厅后,也瞧见了花锡茗他们一帮子人。

其实吧,他们俩已经有感觉了,说不定会撞场子,因为他们学校附近,也就这家保龄球馆,让这两位太子爷看得上眼!

撞场子这种事,是情有可原的!

花锡茗走了过来,站在水云他们面前说,“你们才来?我们都等不及开局了呢!水云来,你来溜两把!”

水云笑着摇头说,“还是免了吧,咱们……”场次不同!

水云的话都还没说完,温雨馨走过来大叫一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温雨馨对着袁筱说话。

袁筱站在温清羽的另一侧,她歪着头问,“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

温雨馨顿时笑大了,“你真的是太厚脸皮了吧,你收到邀请函了吗?”

袁筱懵了两下,说,“收到了啊!”

温雨馨不可思议的说,“怎么可能!”温雨馨立马回头问花锡茗,“锡茗,你送她邀请函了?”

花锡茗一摊手,说,“我怎么可能会送给一个贫民邀请函?”

花锡茗一说话,引来他身后一群少年少女哄笑,他们各个都在嘲笑袁筱,不请自来的厚脸皮小姐!

花锡茗没法子奚落温清羽,但他可以奚落温清羽的女朋友袁筱!

看见袁筱尴尬的嘴脸,他有种报仇的快感!

只要袁筱丢人,也就代表是温清羽丢人,花锡茗要的就是这种效果!

可是袁筱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,她淡淡地说,“花家大少爷当然不会送邀请函给我这个贫民小丫头的!而且,我也不是来应你的邀请!”

花锡茗一愣,说,“啥?”

“听不明白么?我说得通俗些就是,我今天来这里,是和另外的人有了约会!不是和你,花大少爷!请不要自作多情好吗?”

花锡茗嘲弄的嘴角,慢慢落了下来,嘴角抽搐两下,显得有些尴尬。

奚落不成,反被奚落,花锡茗沉沉一吐气,他侧头问温清羽,“该不会,邀请她过来的,是你这位男朋友吧?”

温清羽一耸肩,说,“不是啊!我也是被邀请的呢!”

水云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,“一直来不及跟你说,我和清羽还有筱筱,和你们打的道场不同!我们是隔壁的道场!”

花锡茗脸蛋彻底僵住了,他说,“是我邀请了你们也!”

水云说,“我没回复你信息就是没有答应你呀!”

花锡茗顿时哑然了!他忍着少爷脾气,问,“那你们究竟是约了谁?”

“约了谁?还不就是我咯!”某个大少爷,威风凛凛的,肩膀上挂着沐柊叶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花锡茗看见何宁王过来,他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了!

何宁王一过来,松开了沐柊叶,他走到水云和袁筱中间,两条胳膊往袁筱和水云肩膀上一挂,挺哥俩好的,何宁王冲花锡茗邪气一笑,扬起一抹特欠扁的挑衅笑容,说,“不要羡慕嫉妒哥!哥今天,只约了两个大美人,不过这两位大美人都挺给哥面子的,瞧瞧,她们一个都没‘缺席’哟!”

知道这话听在花锡茗耳朵里,究竟有多气人?他差点被气到内出血了!

水云冷冷淡淡且不失礼貌的,把何宁王的手抓了下来。

袁筱则动作粗鲁了那么一点,她是直接一巴掌把他挥开。她和他虽然挺要好的,可还没有到勾肩搭背的地步!

沐柊叶不吃醋,袁筱怕她家那个醋缸子,回头他一个脑残,连何宁王都敢做掉,让他断胳膊断手什么的,闹到最后,袁筱怕自己没法向何爷爷交代!

何宁王笑呵呵的走回沐柊叶身边,又把胳膊自然的挂在她肩头,他对着袁筱她们说,“来来!哥今天手痒的不得了,陪哥我打两局!哎呀,水云,要不要我让你先溜两把?”

何宁王这话,也是说给花锡茗听的。

花锡茗听了之后,真心气到胃出血,他胃里翻腾得让他差点想冲过去毒打何宁王一顿!

不过他的教养,逼得他忍住了拳头。

花锡茗气呼呼的回头,回到了自己的场子里!

温雨馨因为是跟着花锡茗的场子走的,她回到花锡茗身旁时,花锡茗看见温雨馨就来气,他冷冷地对温雨馨说,“你来干嘛?”

温雨馨一愣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。

花锡茗很不给她面子,直接说,“你哥在那边呢!你去那边呀,你来我这儿干嘛?”

温雨馨顿时脸红成了一片,尤其是在这么多同学们面前。

她怎么可能会去她哥哥那边,她又没收到何宁王的邀请函!

如果她去了何宁王那边,回头,袁筱就会嗤笑她,‘没有邀请函,你来干嘛?’

温雨馨现在是两面都容不下她了,温雨馨眼睛一红,鼻子一酸,眼泪啪滴掉了两滴,她愤愤一甩头,直接冲出了保龄球馆,当下打的回家去了!

到了家里,温雨馨看见爸爸也回来了,她急忙扑进爸爸怀里寻求安慰说,“爸!哥他欺负我!”

“怎么了?你哥他怎么欺负你了?”

温雨馨把事情前前后后给爸爸说了一遍后,温兆云拧着眉,说,“我说丫头,你爸我老早之前就跟你说过了,叫你离花锡茗远点,你怎么就不听呢?”

温雨馨楞了一秒。

她竟然给忘记了,之前她爸叮嘱过他,叫她离花锡茗远点,可是她没听进去!

温雨馨诺诺地说,“人家一时忘记了嘛!”

“哼!没长记性的东西!今天这次的教训,让你记忆够深刻了吧!你呀,给我好好回家面壁思过去吧!”

“可是!”温雨馨叫了,“可是哥他今天做的太过分了,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个当妹妹的!我今天被奚落成这样,我已经成了同学们的笑柄了,爸,你叫我以后还怎么去学校上课啊?”

“哼!这是你自找的,你怪的了谁?”温兆云显然偏袒了自己的儿子!

温雨馨眼睛一红,跑去妈妈身边求安慰去了。

可惜,她妈永远都站在爸爸这边,夏荷只是好生劝了她几句,叫她别伤心,她给她做顿好吃的,让她消消火气!

温雨馨心里头堵得慌,她吃不下饭!她回了房间,准备一天都不吃东西,绝食抗议!

她爸妈真的一点都不体谅她!

她的面子,她的初恋,在这一天,彻底的没了!

两队俊男靓女们,虽然各自守着各自的道场,但是他们却在暗中较劲,像是在堵胜负似地,尤其是何宁王和花锡茗两人,谁都不肯输对方一筹!

袁筱第一次来打保龄球,啥东西都不懂,连溜球的姿势都得重头学来!

水云是这方面的好手,她打保龄球的姿势,堪称完美,也几乎可以说是百发百中。

水云拿了一枚保龄球,坐在贵妇躺椅里,给袁筱解说,拿球的方式啦,扔出去的姿势啦,云云。

袁筱是个好奇宝宝,她听的特仔细,听完后还挺跃跃欲试的!

差不多学到全部的要领之后,现在就要玩手感了,袁筱抓着一只球,走到何宁王面前,把他给挤开了说话,“会溜的人闪开!让我来试试!”

“大人!您请!”何宁王还挺配合的,开玩笑着说。

袁筱把道场给抢到手后,按照水云说的那样,倏溜一下,把保龄球给扔了出去。

造型倒是挺漂亮的。

只是,这保龄球一离手,球果断的冲进凹槽里,零分——

“哈哈哈——”花锡茗那边的人,突然大笑起来。

袁筱也不觉得脸红,反正她是第一次玩,零分就零分,有啥稀奇的!

水云递给袁筱下一枚球,袁筱一接手,又扔了出去。

果断,零分——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