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江湖_第七十章 白府宝藏(六)_免费小说阅读_末日领主(轻云淡)

第七十章 白府宝藏(六)

白绝风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二人在这里打得天翻地覆,外面却是早已乱作一团,均是尖叫着抱头逃窜,只恨爹妈当初怎么没再给自己多生出几只脚来,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,这番动静,无异于地动山摇。Δ

此时和北威想象中完全不同,他以为虞姬该是继续用那巧招躲闪,就算不似那些普通人般逃窜,也须得小心备好退路,可眼前,拳拳到肉,这一阵快攻,便是自己已然踏入筑基期,可体内灵力翻涌仍然让他有些吃不消。更何况虞姬连筑基期都不到,她到底要干什么!?

此一招连彼一招,招招不停,不过极险是才运乘风堪堪闪避,几次生死一线,却初衷不改,一往无前,一米六多的小身板硬是杀出了一股豪烈的气势来。

没有取巧的乘风,也没有屡建奇功的阳五雷,完完全全是运足灵力凝练掌间,招招狠辣,对北威明显高于自己的境界不管不顾,只为在对方身上咬下一口肉来。

在这般攻势下,北威也十分狼狈,他一边在心中暗骂,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个疯子,一边接连不断地接下虞姬运足灵力的每一掌,这几日潇洒惯了,不免有些淘虚了身子,仗着自己筑基修为,硬杠虞姬,可谁能想到对面竟是个不要命的疯子!

他的情况自是不妙,可虞姬的情况定然比他还要大大不如!虞姬绝对不能留,北威早就打定了主意,此时也是咬牙,用上了“拖”字诀,他不信虞姬一个炼气九层的那点灵力,还能比得上他筑基二层的灵力不成?!

二人以攻对攻,一个拼尽全力,招式狠辣至极,另一个也强忍灵力气血翻涌,拳掌相接,皆是不肯放过对方的架势。

虞姬咬着牙,几乎听见了自己的手臂出令人牙酸的声音,北威每一招的灵力都要强上她一分,不过不到四十招,手臂已经快要不堪重负,若不是此前每日无比勤奋地泡药浴喝药茶灵力淬体,只怕登时便要支撑不住。

二人灵力对轰之下,四周几乎成为了一片废墟,方才的脂粉罗裙丝竹琴瑟早就毫无踪影,二人脚下的楼梯也已是摇摇欲坠,吱吱呀呀地叫个不停,可虞姬却仿佛置若罔闻,不顾身旁尘土飞扬,也不顾敌我都处在危墙之下,只一心要北威的命,一步不退,招招硬撼,仿佛要将这一身血肉舍在此处一般。

手臂传来的剧痛不断地刺激着虞姬的神经,可偏偏灵力聚在手臂双掌,不时地修复着像是布满了裂纹的瓷器,硬是和北威走了六十招,此时虞姬好像恍若无事,可北威却心中不免大惊,虞姬的灵力已经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北威以为,不过是炼气九层,灵力最多不过支撑到四十五招就会破绽百出,可他没想到,虞姬竟然一直和他对到了六十招,此时依旧看不到虞姬的底,这该如何是好!?

北威心中也不免有些慌乱,可虞姬招招快攻却是死死将他缠住,直叫他无法脱身。此时北威不免胡思乱想,难不成对面这女人隐藏了实力,实则是和他实力相当不成!?

越想心里越惊,此时,一个念头飞快地划过了北威的脑海,难不成自己着了对方的道!?惊怒交加之下,手下却是准头大失,十分灵力拳风间却好似只能吐出不过一半,北威哪里还能待得住,顾不上虞姬这掌掌来势封路,左臂硬挨虞姬一掌,急后退。

本是该自窗中一跃而出,可北威却猛然现,哪里还能寻得到窗子?六十余招走过,竟早已不在原处,此般五六步若搁平时,不过是须臾片刻之间,可此时,却是如隔天堑。

此时北威心头却是又惊又怒,一时情急,大声喊道,“兀那女人,我好心与你切磋过招,你却招招紧逼,你若再如此,休怪我招下不留情面!”

听了北威这话,虞姬险些气得笑出声来,“好个大言不惭,你那脸皮只怕比这春江城的城墙还要厚上三分,北威,你不必狡辩,我是来清理门户!”

乘风运至脚下,遥遥跨出一步,虞姬冲势极猛,几乎越过北威,直冲他的身后,北威险险避过虞姬一拳,却是突然眼前银光团团,北威大骇之下,便只听得“刺啦——”一声,北威立时一声惨叫,捂住前胸,再一看时,才现前胸早已被利器割了一道极长伤口,肩膀衣袖纷纷绽裂,鲜血从伤口处突突地冒着鲜血,骇人无比。

虞姬回身,右手狂风刀遥指北威,气势却是比方才还要狂上三分,左手一探,随后洒下一把白色粉末,在这大堂的灯火通明前,更是闪闪光,分外晶莹。

体内原本几近枯竭的灵力已复充盈。

“灵石!!!”

直到此时,北威方才知道,虞姬根本就是实打实的炼气九层的实力,可她却将灵石放在了袖箭槽里,怪不得她的灵力如此古怪,他还以为是这女人隐藏了实力所致!

只是如今说什么都是为时已晚,两颗下品灵石完全化为了齑粉,他不仅灵力所剩无几,胸前看似只有一道狭长伤口,可其实却是两道。

袖箭飞至,又是七十二快刀中的一式醉沙场,仰身低腰,仿若醉酒,却携着一往无前,马革裹尸的惨烈,本是以命换命的招式,却被虞姬运足了乘风,用在了袖箭之后。两道伤口叠加,若说袖箭尚是皮肉伤,可这一刀几乎抽空了虞姬体内近乎大半的灵力,已是震裂了北威心脉,如今不过是仗着体内所惨灵力强撑,可北威心知,只怕今日是逃不过了。

可没人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就这样被杀死,北威不免惨声开口,“我已被你震裂了大半心脉,已是时日无多,你难道就不能看在师门的面子上,放我一马吗?”复又是一阵呛咳,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,夹杂着内脏的碎块,倒在地上,如此低声恳求,显得可怜无比。

回应他的是一记声势浩大的阳五雷,电光连闪,雷火滚滚,空气都近乎瞬间抽空燃尽,充斥着死亡之意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